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

在扶贫点与村委班子抗击台风“天兔”的故事

信息来源:企业本部 发布时间:2013-09-29

字号:T | T

  9月21日,据中央气象台预报,30年一遇的强台风“天兔”将于9月22日下午至晚上在惠来至江门台山之间沿海登陆,中心风力15级(48米/秒),中心最低气压为940百帕;10级大风范围半径约150公里,8级大风范围半径约280公里……

  9月22日清晨5点,天色微亮,广州的大多数人还在香甜的睡梦中,出生还不到20天的女儿悠悠睡得很沉,居然还发出微微的鼾声,媳妇昨晚起来喂了两次奶,4点钟才睡下,这会也已沉沉的睡去。我轻手轻脚的从床上爬起来,简单的洗漱后,亲了亲小悠悠,她似乎梦到了什么,手无意识的在我脸上抓了抓,拿起昨晚媳妇为我收拾好的行李和车钥匙,我又一次踏上了前往挂职扶贫点惠来县后吉村的行程。

  台风来临之前的清晨和往日一样冷清、安静,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脚步匆匆。风雨中的高速路上几乎没有其他的车,我的“高尔夫”低沉、轻快的发动机声和胎噪声让我觉得心里很平静,尽管外面风很大,小高还是走得很稳。不到10点,终于赶到村里。此时,通过手机查看,台风中心已到香港东南160公里的海面,大家已处于8级大风范围内。按照已安排好的计划,全村14位干部分成7个小组,对村里的危房进行巡查,我和村委副主任五哥分在一组,主要巡查村东的一片。这一片是村里原来的老房区,许多老房子已有40年以上的房龄,多年的风雨侵蚀使这些房子在这次30年一遇的超强台风中岌岌可危。住在这里的主要是一些孤寡老人,大家的主要任务就是确保台风前所有老人都转移到安全的地方,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。前几次台风,由于对村里影响不是很大,群众对转移有抵触情绪,这次对“天兔”也不以为然。许多老人在大家开始来劝的时候答应转移,但转眼又回到了自己的屋里。

  11时许,台风预计登陆地点已从惠来至江门台山缩短至惠来至惠州惠东,台风在快登陆之前小小的拐了个弯,直接冲着潮汕地区过来了……风越来越大,雨随风势倾盆而下,风雨打在脸上直疼。尽管我和五哥穿着全套的雨衣、雨鞋、头盔,雨水仍然从衣服的缝隙里钻进来。8级阵风让我这个朋友们眼中的胖子都感觉寸步难行,几位不愿意走的老人已经在大家的劝说下转移到了安全的地点,但郑木弟老人还在家中没有出来。郑木弟是村里的五保户,全家只剩下他一个人,在村里没有亲戚,大家原本已安排他转移到邻近的村民家里,但由于老人舍不得家里又回来了,他还在家中。到他家的时候,屋子已开始进水,脆弱的屋顶顶不住狂风已被揭开一个角,风雨如注灌入,老人在这种风雨下已无力自行行走!我正准备上去扶他,五哥二话不说的推开我说,“卢书记,你们城里人力气小,我来背他,你在后面帮我扶着”,说着就开始脱雨衣和头盔并迅速帮老人穿好,麻利地将老人背在肩上。这时,风夹着雨像鞭子抽在身上,双眼无法睁开,呼吸都困难。顺着墙脚,大家猫着腰慢慢地走着。在风雨交加中,五哥挺着瘦小的身体背着老人,风雨不停地打在他的脸上,这场景让我油然生起一股敬意,此时,我感觉到鼻子发酸,热血涌心。短短不到200米,平时不用一分钟的路程大家足足走了10分钟!

  终于,所有危房里的村民都已妥善转移,我和五哥回到村委会时已是下午两点,阵风已由原来的8级增大至10级,窗外风雨肆虐的怒吼,打得窗户砰砰直响。村书记老郑还在一遍遍的打电话核实各个小组是否已完成检查,台风使得手机信号很差,大声吼都很难听得清楚。妇女主任陈姐在清理雨衣、蜡烛、手电、干粮等应急物资。我和五哥脱下雨衣,我俩全都脸色苍白、嘴唇发紫,全身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电和水都已经停了,天越来越黑,风雨也越来越大,我站在村委的阳台上往外看,天上不知道飞的是谁家的储水桶、屋顶铝板。远处的几棵大树被整根拔起,在田地里翻滚;路边的电线杆几乎全部掀翻倒下,大自然在此时显露出了它狰狞的霸气,人们在它的面前显得如此的弱小和无助!

  下午5时,村书记老郑收到了短信,台风预计晚上八点在惠来至汕尾之间登陆,台风离大家越来越近了!登陆地点离惠来不足50公里。此时惠来县靠海的靖海镇、仙庵镇最大风力已达16级,大家所在的隆江镇最大风力13级!巨大的风力将村委会旁边的一棵参天大树拦腰折断,大树压在门口的一根电线上,支撑电线的打在旁边房子的螺丝已摇摇欲坠!更可怕的是由于螺丝打得比较深,螺丝的摇动已让这栋房子二楼只做了一半的墙砖也开始松动。这堵墙在进村委会必经小路的正上方,如果倒下的时候有人经过,后果将不堪设想!更可怕的是妇女主任陈姐刚才自告奋勇地回去拿充电宝(手机移动充电器),大家想着她家离村委也就几十米,而且都可以顺着墙根走,也就没有拦她,万一她走过来的时候墙正好倒下来…后果不敢想象!大家不停地给她打电话,手机里不停的传出嘟嘟的忙音……在这一刻,平时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现在是那么的难,不知道打了多久,电话终于通了,通的那一刻,我心里长出了一口气,还好,陈姐还没动身,刚拿好东西正准备过来!放下电话不到1分钟,摇摇晃晃的那堵墙终于受不了风力的拉扯,“轰”的一声全部倒了下来,我心里一阵后怕!

  晚上8时,昏暗摇曳的烛光中,连续十来个小时紧绷着神经和担忧的心情让大伙都很疲惫,没水、没电,全身都被雨水淋了几遍,湿的衣服贴在身上,大家丝毫都没有睡意。手机已完全没了信号,屋外一片漆黑,大家就像在一座孤岛,不知道台风在哪里登陆,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,家中刚生完孩子的老婆和和不满20天的悠悠不知道现在怎么样……就这样,大家在村委会一直坐等到天亮。

  23日清晨,东方开始泛白,走出屋外,到处都是吹断的树枝、玻璃、铝板、电线,路上都是倒下的大树和电线杆,前一天经历的一切就像梦一样。如果不是到处狼藉一片,这场大台风像没来过一样。在村委所有干部的努力下,由于应急组织得力、措施及时,虽然村里有五间危房全部倒塌,约100户居民房屋不同程度受损,但没有任何人员伤亡。在后吉小学,多棵大树倒塌,操场内的单杠、双杠等体育设施损坏,多数教室的门窗、玻璃受损。村内供水、供电、道路等多项公共设施受损严重,全村大面积水稻、番薯、萝卜、冬瓜等农作物被毁,一个约500平方米的养猪场屋顶坍塌,5头生猪被压死,15头猪失踪……这一刻,我真正的理解了自己驻村扶贫工作的重要意义,千方百计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,带领乡亲们过上更好的日子,多么艰巨、多么神圣!

  截止9月24日19时,村内水电供应仍未恢复。(本文编辑系企业扶贫“双到”驻村干部、广东省惠来县后吉村党支部副书记 卢国文)

关于大家联系大家网站地图 | 企业邮件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